马文:

先给大家鞠躬道歉,写这篇中途突然发现有个大Bug,就是关于年龄的问题,原本是按照他们基本都在一个年龄段上构思的这篇文,写到肖80岁的时候忽然发现,芬奇是最大,如果肖80岁了那芬奇岂不是100岁的人了,但是因为人懒,所以设定还是那个设定,只是略微更改了几个时间,希望大家忽略这个不合理的地方。




小熊


早上,里瑟照例缓缓走到庭院,坐在自己专属的座椅上,看着眼前盛开的鸢尾。


“约翰,看我找到了什么。”芬奇拖着一只脚,走到里瑟身边,将手中的东西展示给他看。一条长长地狗链,磨损的很厉害,但是里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是谁的,毕竟这么多年他们之养过小熊这一条狗。


里瑟伸出一只手,他的手有些颤抖,就好像这一个微小的动作也要耗费他很大的力气般,但他还是紧紧的抓住了那条链子,另一只手轻轻的拂过,动作轻柔,他似乎仍能感觉到那上面残存的温暖,即使小熊已经离开他们很久了。


“哈罗德,我很想它。”


“我也是。”


 


弗斯科


里瑟没想到他们几个人之中最先离开的是弗斯科,不过转念一想对方身上厚厚的脂肪层一切也就合情合理,不过里瑟终究没见到他最后一面,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进行任何长时间的移动,芬奇也是,于是他们便寄了一张卡片过去来表达对友人离去的悲伤。弗斯科家的孩子(里瑟到现在都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)很礼貌的回了一张卡片,除了一些客套话外卡片的末尾附上了这么一句【父亲临去世前一直在念叨:还想再冒最后一次险,在最后拯救一次纽约。】里瑟和芬奇看到这句话都双双沉默了,最后是里瑟先开的口


“可惜我这身子,举不动任何一把抢了。”


“所以约翰,头脑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
“日新月异的高科技你已经应付不过来了,坦率的承认这一点吧,哈罗德。”


 



根去世的消息是肖在一个雨后的清晨打电话告诉他们的,她的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来任何多余的感情,但是多多少少里瑟和芬奇都有些担心她,这么多些年,她们一直处于与外界隔离的状态,除了他们之外和其他人根本没什么来往。芬奇担心根离开后肖无法照顾好自己,于是委婉的向肖表达了过来和他们一起住的提议,却遭到了肖毫不留情的拒绝


“我还没那么老,芬奇,我自己可以。”说话的人忘了自己已经是六十多岁,身上有无数的枪伤的老人了。芬奇听到熟悉的肖式风格,内心的担忧却一扫而光。


“好。”


 



虽然肖口头上说着不用他们管,自己能行,但是肖和里瑟芬奇之间的通电话的次数倒是越来越频繁起来。嘴硬但是说到底在经过了这么多些年的同化后,肖也找就成为了一个害怕寂寞的人,每天里瑟和芬奇都会接到肖的电话,偶尔会间隔一段时间,但不会太久,其实之间也没什么好聊得,彼此都不是多话的人,可却都把这当成了习惯。于是在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肖的电话的时候,他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在他们确定肖永远不会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手机屏突然显示肖的来电,芬奇用他最快的速度接听了电话,里瑟在一旁安静的看着。


“肖?”


“您好,请问是哈罗德.芬奇先生吗,我是社区警官。”


刚刚滋生出来的希望又被毁的一干二净,里瑟伸手包裹住芬奇有些发抖的左手,捏了捏。芬奇终于从难看的表情上挤出了一个微笑,他摆了摆被握住的左手,感受着里瑟通过手掌传来的力量,他发现自己又有勇气去面对电话彼端的事实。


“好的,我会去收拾遗物。”


 


里瑟


里瑟知道自己的生命快要燃尽了,每一次呼吸,每一次移动,都要耗费里瑟大量的精力,这对于行动派的他来说简直是巨大的折磨,可是终究拗不过执着的芬奇,他有些恼怒于自己的力不从心,可每次只会越帮越忙,到后来只能乖乖的坐在摇椅上,看着芬奇从那忙上忙下。不过还好,只有他们两个人,芬奇每天的家务并不是很繁重。


但今天是个例外,里瑟在早晨睁开眼的瞬间感觉自己全身都充满了活力,他拖着步伐,来到庭院不意外的看见芬奇早已在那里开始了自己的修剪工作。


“怎么起得这么早,约翰。”芬奇看着一大早就坐在庭院的并且意外精神的里瑟。


“总感觉在不看就没有机会了。”里瑟开着玩笑,不意外的接受到了芬奇责备的眼神。阳光向下倾泻,洒落在芬奇的头发上,透过那花白的发丝,打在芬奇明亮的双眸上,那双眼睛,即使经过了多少岁月的洗礼,确仍如里瑟初见时那般明亮。


“哈罗德。”芬奇回头看向一旁的里瑟,里瑟冲他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芬奇走了过去,将手搭在里瑟的肩上,里瑟轻轻的抓住。


“我有预感哈罗德,就是今天,我感觉到死神要迫不及待的给我一个吻了。”里瑟感觉肩上的手突然间紧绷,里瑟安抚性的捏了捏他的手。


“哈罗德,有些话我一直没有对你说,但我知道你明白。这么多些年,我度过了一段原本我原本不应苛求的生活,我体会到了我原本已经忘记的感觉,平静,安稳。这些都是你带给我的,哈罗德,你带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世界。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奢求的了。只有你,哈罗德,我始终无法放心离开我后的你。答应我要好好生活下去,好吗?”


“好,约翰,好。”芬奇轻轻的点头,将另一只手也覆在交叠在里瑟肩上的两只手上,紧紧的,不松开。


“好了,哈罗德,快点照顾我们亲爱的鸢尾花吧。”里瑟看着正在又重新忙活起来的爱人。看着阳光在他脸上跳跃的样子,看着他温柔的抽剪枝叶的样子,看着他回头对他笑的样子,里瑟也慢慢勾起了嘴角,他将芬奇所有的画面全都刻在了脑子里,他感觉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,他贪求着想再看最后一眼芬奇。


“再见,芬奇。”




关于根和肖的去世,大家就把它当做病逝吧,要不然实在圆不了。原本是想写精分七题,用一方死亡写甜文,但最后被我写成了这样。谢谢大家观看

评论
热度 ( 13 )
  1. Jerusalemcastle马文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Jerusalemcastle | Powered by LOFTER